追蹤
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5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想幫助難民?從亞洲開始!

而後他們怎麼了呢?
 
他們被禁錮在邊境山
區擁擠營區的破爛竹屋裡,領取日益微薄的糧食配給,限制自由、不得工作、不得外出上學。30 年過去,戰火依舊未平,
身分證明依舊無影,原先的難民帶著內心的創傷老去,跟隨父母逃難的孩子在營內虛耗光陰成長為無事可做的青年。緬甸人的下一代在營內出生,既無緬甸身分也不被泰國承認,不僅對父母的家鄉陌生,對成長的異地亦萬般茫然,文化在流失,傳統在消逝,身分認同是場虛幻的夢。
 
當我們隔海隔空在焦急悲憫歐洲大陸的敘利亞難民時,你可知道亞洲還有多少這樣的營區?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印度……難民人數年年攀升,只因人類的戰爭永無寧日。如今全世界自二戰有紀錄以來,正面臨史上最大的難民潮,全球 6000 萬難民(含在母國內流竄避難未跨越國境尋求他國庇護者),有 86% 被發展中國家如約旦、黎巴嫩、土耳其、巴基斯坦、肯亞等收容,黎巴嫩街頭每 5 人就有一人是難民。
 
這些貧窮國家自身難保,無能「接納」,無能提供身分、語言、職訓、良好的住屋、津貼、糧食與其他社福支援,所謂的「收容」純粹出於地緣關係、人道立場或甚至只是無力逐一驅趕。上百萬的難民在這些國家過著貧窮線之下的日子,領取微薄津貼,既沒有合法身分也沒有工作權,許多人昨天還是農人、老師、祕書、建築師、運動員……如今空有一身技能與嗷嗷待哺的孩子,卻只能睡在街頭和火車站。
 
臺灣一向是樂於給予的國家,賑災、捐款、志工服務總是熱切又積極,卻與近在眼前亞洲自身的慢性悲劇疏離。我所工作的臺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OPS)是臺灣唯一在做難民營服務的 NGO 團體,自 1996 年起駐紮泰緬邊境 3 座難民營,發展幼兒教育、提供營養午餐(那一碗相當於臺幣 5 元的餐食,是許多赤貧難民孩童一整天唯一的一頓飯)。類似的國際 NGO 在營內有 15 個上下,各自負責教育、醫療衛生、糧食安全等項目。然而這幾年來無論是物資、糧食配給、各NGO
 所能提供的津貼等都劇烈縮水,TOPS 20 年來紮根邊境的援助計畫空有專業的執行團隊、3500 名熱愛上學的小朋友、240 名迫切渴望成長習得幼教專業的難民青年與婦女教師,卻面臨資金嚴重困窘、物資匱乏的存亡之秋。
 

也難怪。20042014年的「被遺忘危機評估指數」(Forgotten Crisis Assessment)報告,緬甸穩坐第一位。這個指數是歐盟旗下的歐洲執行委員會由受難者的脆弱程度、大眾媒體的關切度、物資配給的捐助量、改善處境的政治行動等多寡來評估。這個指數顯示,緬甸難民被遺忘了。被世界和他們自己的政府所遺忘了。

在的地中海難民,30 年後會在哪裡呢?且不說 30 年前了,今年 3 月的東南亞船民危機、羅興亞難民悲歌,當時觸目驚心的照片與集中營般的收容所,我們還記得嗎?
 
想幫助難民,請「看見」他們,請捐助聯合國難民署、捐助 NGO 組織,請支持推動保護難民的《難民法》(臺灣連基本的《難民法》都沒有,去年還將 3 名敘利亞難民遣返出境),請堅決捍衛和平,請正確認識、友善對待外來者、創造包容性的社會氛圍,讓那些努力掙扎求存的落難者在這個世界上,能多一個得以安身的地方。


文/TOPS 計畫專員葉靜倫(本文同部刊載於天下獨立評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