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0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和平協議為何難有共識?


未納入全國少數民族 多元代表性受質疑
登盛政府在今年 9 月 9 日的停火協議進程中會晤數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包括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克欽獨立組織(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sation)和克倫尼民族進步黨(Karenni National Progressive Party)等。

然而,緬甸官方承認的少數民族共有 135 個(還不包括不被官方承認的羅興雅等其他族),協商雖以受戰火波及的少數民族為對象,受邀名單卻未見德昂民族解放部隊(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 , TNLA)、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Kokang rebels of the 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 MNDAA)和若開武裝組織(Arakan Army, AA)等代表。一個想要謀求和平的政府卻未能邀請所有武裝部隊進行協商,其協議之代表性與說服力因此大受打擊。
 
分化少數民族?表面和談私下照打?
在登盛總統上臺後,緬甸衝突未見減緩。看在許多難以信任和平協議的人眼裡,緬甸政府不僅拒絕承認那些未受邀和談的少數民族,也藉機想誘發武裝民族團體間的內鬨與混亂。少數民族代表在和談進程中不斷要求政府,其協議內容理應全面、沒有任一民族可被排除於協定之外,政府也不應分化團體,或圖謀撕裂民族團體間共同協商的立場。

然而在和談進展的一片迷霧中,政府軍的部隊、噴射機、砲艇直升機等仍經常攻擊部分民族武裝團體,例如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 KIA)代表團至奈比多參與雙邊和平會談時,政府軍卻對留守的 KIV 展開猛烈攻勢。克欽邦和撣邦也持續在發生衝突,至少 3 個民族備受波及。 
 
宗教弱勢不見容於緬甸 少數民族長年遭迫害
除了持續對民族群體施以武裝行動,登盛政府也不斷危及國內宗教和諧與民族共存。近代緬甸經歷數次極其殘酷的宗教及種族暴力,近年來更對以羅興亞人為首的少數穆斯林展現前所未有的反對與排斥。今年初,近萬名羅興亞穆斯林被迫在緬甸境內逃竄,更有數千人往外逃至孟加拉、馬來西亞或印尼。羅興亞人在緬甸境內流民營中生存條件惡劣不堪,受到殘酷壓迫與非人道對待。

更甚者,今年稍早緬甸還通過法案,禁止跨宗教婚姻、強制規定婦女生育數。此規範不僅不利穆斯林,亦影響其他信仰基督教與非佛教之少數民族,如克倫族、克欽族、欽族(Chin)、克耶族、納加族(Naga)等,以及居於偏鄉且具高嬰幼兒死亡率、高生育率之其他民族。少數族群代表強調,如果政府期盼帶來和平,就應阻止這些不斷橫生的種族與宗教迫害。
 
憲法排除少數民族聲音
在長久以來的衝突中,緬甸政府不僅誠意備受質疑,其憲法更形成權力中心堅不可摧的的防護網。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用以規範國家權力如何運作及如何被限制。自 2008 年緬甸通過新憲法後,憲法成為緬甸中央政府與少數民族群體在和平進展上最大的膠著點及障礙,因為少數民族所訴求的地方自治及聯邦政府系統皆不容於該憲法中。
 
理論上,新憲法允許地方與地區議會施行選舉,但實質上幾乎未授與地區層級任何權力。不僅自治區首長需直接由中央政府選派,地方政府也無權控管地方事務及其資源,同時無權徵稅、無權在公立學校進行多民族語言教學等,所有決策皆受中央政府掌控。在層層限制下,任何少數民族的憲法修正訴求都不被重視,政府也未曾說明在不改變條文的情況下,如何解釋憲法並回應訴求。相反的,軍隊的權勢卻獲得「合法」的正當性基礎。
 
軍隊握有絕對權力
新憲法不僅保障緬甸政府軍與司令階級高於法律的優越性,更保障憲法本身不得被更動、修正。新憲法除了保障軍方組織不受普遍壓力威脅、賦予軍隊否決任何政策與手段的權力,歷屆緬族司令坐擁的行政機關也毋須對社會大眾負起責任,甚至依此合法化所有總司令認為必要之軍事行動。緬甸所有的重要政治決定皆掌握在軍隊總司令手中,無論內閣要的指定,執政黨正副總統提名的認可或反對,中央、地方立法機構 25% 席次的管理人派任、反國會力量的軍事接管行動等,皆由總司令賦予權力。
 
換句話說,軍隊的力量依然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國防、內政、外交等各層面無所不在,成千上萬名退役與現役軍人長年進駐行政體系與情治機關,近年更以經濟之名行軟性控制之實。軍隊的聯合大企業與相關親信掌控緬甸巨型企業及發展計畫,並且公然拒絕外部稽核。軍權不僅徹底掌控國家,也決定了政府、行政機關及機構人員的文化風格與行事作為,讓緬甸的民主之路受到無比挑戰。
 
此外,由軍方勢力所組成的聯邦鞏固與民主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mocratic Party, USDP)更持續在憲法背書下,持續鼓吹其獨有的新創政風──有紀律的民主(Discipline-flourishing Democracy)。
 
11 8 日國會大選見真章
今年 11 月 8 日,緬甸將迎來據稱數十年來最自由的一次選舉,預計將有超過 3000 萬選民參與投票,被西方媒體視為緬甸決定性的民主改革開放象徵。然而,選舉真正的民主性卻讓人質疑。首先,近 100 萬名羅興亞人、克欽族、克倫族、撣族、若開邦族等武裝衝突區之少數民族,在大選中的權利明顯被剝奪。顯然這個半世紀以來受軍權獨裁統治、近幾年才開始活在「類民主」中的國家,離改革開放還有漫漫長路。在國家機器依然被軍隊把持的情況下,運用選舉和監督手段改變現狀更成為緬甸至關重要的一步。


編譯/何桓奇(TOPS 實習生)、
徐藝瑋(TOPS 志工)
編譯來源:緬甸總統會晤叛軍領袖 討論停火協議Election will be neither historic nor consequentialKAREN NEW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