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0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沒有時間了!緬甸和平談判岌岌可危

緬甸有超過 135 個少數民族,約占全國人口的 30%。2011 年緬甸掙脫軍武統治,政府與少數民族武裝團體在 1948 年自英國獨立後,首度坐下來討論停火協議,超過一甲子的血腥內戰自此出現微弱的和平曙光。
 
然而,協議本身卻無法納入所有的少數民族。在緬甸撣邦北部正與政府展開嚴重火力衝突的三個民族(*)並未獲得簽署資格,這讓其餘少數族群懷疑政府意圖分化,並成為停火協議最大的疑懼。緬甸國家停火協調小組花費數月努力推進和平談判,依然毫無進展。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資深研究員 David Mathieson 表示,緬甸政府急於在大選前簽定協議,其中一個重要的理由即是為了盡可能在選前為緬甸總統登盛及軍團爭取聲譽及國際認可,使執政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在接下來全球矚目的大選中占上優勢。
 
另一個原因是緬甸政府憂心大選會讓他們失去實權,也不想讓其他極具影響力且更同情這些少數民族的政治人物──例如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領袖翁山蘇姬──在選舉得勢後涉入和平談判。
 
研究東南亞政治與安全議題的政策顧問 Suzanne Kelly-Lyall 表示,緬甸執政黨深諳速贏之道,知道這將能同時安撫國內政治並回應國際社會施加的壓力。停火協議一旦成功,將成為執政黨實質的成就,並且鞏固現任登盛總統的權力。
 
雖然如此,緬甸政府還是在某些地方獲得小小的進展──例如說服緬甸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少數民族克倫民族聯盟回到停火協議的談判桌上。
 
克倫民族聯盟被視為緬甸革命的先趨,以武力爭取克倫邦自治超過 60 年。僅管仍被視為極具影響力的族群,克倫族自 1995 年失去馬那巴羅(Manerplaw)據點後,勢力卻已大不如前。過去克倫民族聯盟及其武裝分翼克倫民族解放軍曾統治緬甸東南部很大的領土,如今卻僅剩 3000 名士兵掌握泰緬邊境區。
 
停火協議中的另一重要族群是克欽獨立組織,他們聲明在草案納入所有少數民族之前,不會簽署協議。克欽獨立組織過去曾與政府簽訂雙邊停火協議,卻在 4 年前遭政府毀約,如今正與緬甸國防軍 Tatmadaw 火力交戰。
 
「緬甸政府必須說服少數民族,這個和平協定並不僅止於一個『亦敵亦友』(
frenemy)的承諾。這 8 個武裝部隊也明白,拒絕和平協定能為他們爭取到更多談判籌碼,畢竟緬甸政府正面臨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急於達成這個選前協定。」Kelly-Lyall 說。
 
Mathieson 則強調:「你不能就這麼說聲『來吧,讓我們放下成見簽約,然後展開政治對話』。你必須先展開政治對話,理解那些困難與僵局,試著化解那些歧見並找出解決辦法,然後才能去簽訂和平協議。」
 
「和平是可以達到的,」Mathieson 補充:「我想那必須尋找不同的途徑,並且在過程中納入更多關係人。」
 
即使在大選前達到真正和平的機率很低,人們依然期望在接下來 10/15 的談判會議中,包括克倫族在內的 8 個武裝團體能率先簽訂協議草案。
  

* 三個未獲准進入和平談判的民族分別是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MNDAA)、若開軍(Arakan Army)及德昂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同時,緬甸撣邦東部在本週二爆發衝突,撣邦反抗軍相信這是他們拒絕簽訂停火協議而遭政府報復,多達 5 個村落的居民被迫出逃。
 * frenemy:是朋友(friend)與敵人(enemy)的複合字,形容亦敵亦友的關係。


新聞來源:
Time is Running Out For Myanmar's Ceasefire Talks
Myanmar Attacks Shan Rebels After They Skip Cease-Fire Meeting

新聞編譯:葉靜倫(TOPS 計畫專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