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5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揮之不去的夢魘:緬甸克倫尼邦的地雷問題


克倫尼邦的村民(圖片來源:IRIN)

村民飽受地雷威脅
 
克倫尼邦的掃雷毫無進度,使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居民每天都面臨未知的危險。

地雷諮詢小組(Mine Advisory Group, MAG)的社群連結專員 Janet Ousley 表示:「孟邦(Mon State)已有先驅調查與定位行動,希望各方條件成熟時,也能不妨礙和平進程的狀況下在克倫尼邦複製相關經驗。」
 
克倫尼邦青年聯盟成員 Dee De 表示:「內戰在我們的土地上留下了不計其數的地雷,每天都威脅著這裡的百姓。」
 
Lawpita 水力大壩的發電量占緬甸水力發電量的四分之一,其附近的土地就佈滿大量的地雷。
 
目前仍無完整的地雷傷亡統計資料,但緬甸人道團體 Maggin Development Consultancy GroupMDCG)成員 Stephen Tinto 估計克倫尼邦每年有 15 到 20 人因地雷而受傷,死亡人數則不得而知。Tinto 表示,掃雷計畫需要進一步的政治合作。「我們必須花上好些時間來建立政府與克倫尼邦武裝團體間的信任,但目前仍沒有任何一方表態願意除雷。我們一直在等他們放行,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倡導對地雷問題的公共意識和提供地雷風險教育;我們不知道何時才會獲准在這個地區進行地雷定位與調查。」
 
克倫尼民族進步解放陣線(Karenni National Progressive Liberation Front, KNPLF,克倫尼邦的武裝團體之一)醫療衛生部門主管 Lawrence Soe 表示,婷火以來,地雷造成的傷亡正持續降低。
 
但是也有人指出,克倫尼邦境內超過 萬 千名流離失所者,長期在不熟悉的地區移動,面臨極大的風險。和平組織 Shalom Foundation 的地區協調員 U Plureh 表示:「地雷對於從泰緬邊境地帶回到克倫尼村落的百姓而言也是一大威脅。」
 
一些當地領袖告訴 IRIN 新聞網,某些地區的武裝團體會告訴平民地雷分佈的位置,讓平民能夠避開;但是地雷定位和掃雷都需要武裝團體和政府達到更高層次的協議才能推動。Dee De 表示:「雖然我們能夠在不受政府與武裝團體干涉的情況下進行地雷風險教育,但是要讓他們同意展開地雷定位與調查還須花上許多時間。」
 
 
安全的錯覺?
 
為了減少地雷可能的風險,克倫尼邦的當地團體持續提供對村落領袖或村民提供地雷風險教育,教導村民如何辨識潛在的地雷威脅。
 
然而,有的組織警告,此舉可能帶來的傷害恐怕比好處來得多。
 
ICBL 研究專員 Yeshua Moser-Puangsuwan 表示:「(地雷風險教育)不是解決方案」他認為,掃雷才是地雷威脅的唯一解決之道,「在沒有調查和掃雷的情況下進行地雷風險教育,問題還是會發生,它會造成安全的錯覺,而且可能一點用都沒有。」並指出,地雷風險教育在風險調查後、劃分危險區域與掃雷前的期間才能發揮關鍵的作用。「技術調查後與掃雷開始前通常會有一個空檔,過渡時期的措施包括標示危險區域、設立圍籬,以及進行地雷風險教育。」
 
根據瑞士人權團體 Geneva Call 於 2011 年公布的報告,緬甸 6,000 萬人口中,有 500 萬人居住在佈有地雷的區域。根據地雷與集束彈監控組織(Landmine and Cluster Munition Monitor),緬甸境內的地雷都集中其與孟加拉及泰國接壤的邊境地帶,在東南部包括克倫尼邦的狀況特別嚴重。
 
維權人士表示,政府軍與武裝團體都在全國各地放置地雷,根據 ICBL,這些地雷過去十年來至少造成 2,800 人傷亡;掃雷行動僅在部分地區展開。

新聞來源:
IRIN - Ceasefire but no demining in Myanmar's Kayah State

新聞編譯:王詩菱(TOPS 專案秘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