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0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泰緬邊境難民疲於泰國政情更迭

糧食配給刪減
美拉難民營乍看之下很像一般的鄉村,一排排的竹子高腳屋依山而建,晨起的難民前往營區入口熱鬧的市集廣場;糧食配給站位於市集的中央,難民們在此處排隊領取米良和食用油。

然而,由於國際援助單位投注在邊境的資金持續減少,近期營內的糧食配給遭到刪減;而過去兩個月以來,泰國官方實施的各項禁令趨嚴,7 月舉行的營區人口調查更造成營內人心惶惶,不知調查結果將帶來哪些改變。

官方與營區居民之間缺乏溝通,使得有關人口調查目的的謠言甚囂塵上,造成難民對未來感到嚴重的焦慮。

這些新的憂慮讓泰緬邊境 9 個營區的難民處境雪上加霜,像 Saw Thi Say 這樣的家庭,日常生活愈來愈沉重的負擔,使得讓孩子接受良好教育的願望難上加難。Saw Thi Say 的妻子 Mary 說:「我們在緬甸備軍政府壓迫,現在在這裡也一樣,被泰國軍政府壓迫。」


行動自由受限

泰國軍政府嚴格禁止難民離開營區、外出謀生,如果他們試圖道營外尋求額外的收入,下場可能是失去難民身分的認定。39 歲的 Law Ba Htoo 從 1992 年開始住在難民營,同樣是為了躲避克倫邦的戰火,他說:「現在大家都不能離營了,要出去得取得泰國官方的許可;大家都很擔心會被強制遣返緬甸,一旦失去難民身分,我們就得重新嘗試登記為難民。」

他申請透過安置計畫移居美國,已於去年 10 月核准,全家都熱切地為德州達拉斯的新生活作準備;然而,自從 3 月以來,Law Ba Htoo 就沒有再接獲任何來自美國的消息,他很擔心日前的人口調查會影響他的身分認定,「他們完全不對我們公開任何資訊,營內的大家多數都想移居美國,音為泰國軍方的控管對我們的生活而言太嚴苛了。」

聯合國難民署(UNHCR)代表 Iain Hall 表示,UNHCR 並未參與泰國政府的人口調查或為其提供諮詢意見,並表示泰國官方聲稱本次人口調查是為了掌握難民營確切的人口數據;他說:「UNHCR 關注難民對此次人口調查目的的憂心,因此我們也認為難民營該獲得充分的資訊。」並強調泰國政府尚未表明有任何關於難民的政策改變。


人口調查隱憂慮
負責邊境難民營糧食配給的邊境聯合會(The Border Consortium, TBC)夥伴關係主任 Duncan McArthur 表示,他不認為人口調查會影響糧食配給,但是此次人口調查的目的確實非常模糊,「我們仍不清楚它的目的,但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任何嚴重的後果發生。」

根據 TBC 的人口數據,邊境 9 座難民營中有超過 5 萬 8 千名未獲登記的難民,將近營內總人數的一半;「這些未登記的難民多數都和登記在案的難民一樣因衝突而流離失所,但是沒有難民身分認定的人將獲得什麼樣的處置仍不明朗,他們的處境比登記在案的難民容易遭受歧視待遇。」

泰國軍方發言人 Werachon Sukondhadpatipak 上校告訴《半島電視台》,此次人口調查也將確認哪些難民持續進出難民營、在泰國境內非法工作,「我們必須控制營內難民的移動。」並強調泰國軍方不會強制遣返任何人,「我們必須和 UNHCR 等組織以及緬甸官方合作找到難民返鄉的最佳時間點。」


消逝的希望
然而難民們人被陰霾籠罩,並對於泰國和緬甸官方抱持不信任的態度。34 歲的 Saw Wah 住在美拉營已有 15 年的時間,對於資訊不透明雖已習以為常,卻也仍感到心灰意冷,「一旦情勢改變,我就只能隨波逐流、設法為自己的人生尋條出路,這裡的一切總是充滿不確定性。」他的糧食配給最近被刪減,只能指望自己在營內的小雜貨店能多賺點錢,但是現在連這筆小生意都被行動管控給播及了。「泰國軍方與營內居民之間完全沒有透明度,讓每個人都非常困惑,大家都這麼覺得,」手中抱著 2 歲女兒的他說:「我人生的希望與目的已經消磨殆盡。」


原文報導:半島電視台 - 緬甸難民疲於泰國情勢更迭


新聞編譯:王詩菱/TOPS 專案秘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