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TOPS

關於部落格
TOPS 自 1980 年成立以來,長期致力於海外難民人道救援、兒童教育與營養午餐計畫、戰後重建與偏遠部落發展等工作。TOPS 目前設有泰國工作隊,在泰緬邊境援助來自緬甸的克倫族難民。
  • 300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緬甸克倫邦 和平路迢迢

苗瓦底是泰緬邊境的主要貿易站,居民與克倫武裝團體都表示,軍方在當地的駐軍 9 月以來大幅增加,同時間,小規模衝突一波接著一波,鎮上發現炸彈裝置,10 月 11 日更有 4 名百姓遭迫擊砲攻擊而身亡。

緬甸政府與各少數民族的全國性停火協議已經協商多時,接連爆發的暴力事件引發各界對其前景的擔憂。然而當地武裝團體組成複雜,導致個別事件背後的指使者難以指認。



KNLA 士兵在位於 Thay Bae Tat 的總部休息。(攝影:Simon Lewis)

緬甸政府軍(官方名稱為Tatmadaw)在苗瓦底週遭有數個大型基地,並與邊境防衛隊(Border Guard Force, BGF)共同在該地區週圍設置檢查哨;BGF 於夜間持來福槍、乘輕型卡車巡邏街頭;他們多數為向緬甸政府靠攏的克倫族人,並且因此在經商方面獲得優待的機會作為回報。

反抗軍將領則控制邊境及山區叢林的部分土地,這些地帶將苗瓦底與克倫族其他地區隔開。近期各武裝團體成員紛紛參與有利可圖的邊境貿易,領土和生意糾紛升高的潛在可能自然提高

和平的幻滅始於 9 月 21 日,一名 KNU 士兵的屍體雙手上銬,在苗瓦底的河岸被發現;5 名 BGF 士兵涉嫌參與該謀殺案而被捕。

一週後,承載數名緬甸政府軍士兵和佛教士兵的車隊遭到疑似民主克倫慈善軍(Democratic Karen Benevolent Army, DKBA)成員的武裝人士伏擊,該團體數年前分裂自 KNU。

政府並宣布在苗瓦底鎮週遭發現五顆土製炸彈,其中一顆粗製濫造的炸彈裝置在通往泰國達府橋樑路邊,被行人發現。

接著,一輛行進在苗瓦底與克倫邦首府巴安(Hpa-an)間Dawna山區的四輪傳動車遭迫擊砲攻擊,車上四人喪生、五人重傷。KNU 苗瓦底分部主管 Saw Zorro 少校表示,該起攻擊事件發生的同時,KNU 主席 Mutu Saw Poe 也搭乘四輪傳動車在苗瓦底與巴安之間行進,準備前往新分部的開幕式;不過到底該事件為蓄意攻擊或者為引發動盪而設計的陰謀,雙方仍在爭論。

雖然目前仍沒有具體答案,但是接連的事件可能促使各個克倫族武裝團體走向新的整合局面

團結陣線

克倫族反抗運動於 1995 年走向分裂,以佛教徒為主的 DKBA 從領導階層以基督徒為主的 KNU 分裂而出;雙方的分歧讓緬甸政府軍得以擊潰克倫軍在 Manerplaw 的總部,並且將克倫族反抗團體逼向邊境地帶與山區叢林。

上週數名克倫族軍事將領共同發表聲明,宣布將組成 Kawthoolei Armed Forces(KAF),爭取 1947 年以來克倫族人不斷奮鬥的自治邦地位;簽署聲明的包括 KNU 麾下的克倫民族解放軍(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 KNLA)與克倫民族防衛組織(Karen National Defense Organization, KNDO),以及 DKBA 和小型分裂團體克倫民族和平委員會(KNU/KNLA Peace Council)等軍團之代表。

KNU 的政治領導階層則試圖與該聲明保持距離,但 Saw Zorro 證實有關組成聯合陣線的對話雖仍屬初步階段,但已展開;他並表示,KNU 也將嘗試平息緬甸政府軍與克倫族各團體間的關係,以確保全國性停火協議能夠順利協商,這是各界眼中數年來要解決緬甸族群衝突最有希望的一次機會。

然而,KNLA 軍事將領仍對政府參與對話、討論克倫族政治自治的誠意抱持懷疑態度。

KNDO 的 Ksha Kalu 少校表示,緬甸政府軍曾派軍力進駐克倫邦,是為了刺激克倫族人;他認為,若戰火再然,緬甸政府會告訴人民加強軍事力量的重要,強迫人民接受緬甸初生的民主再度蒙上各種限制,「他們不想要舉行公正的選舉(指明年的全國大選)因此無中生事來拖延民主進程。」

然而,著眼於未來的和平,各總部已紛紛臻對年輕成員展開領導培訓計畫,著重英語能力和社區組織能力,Mahn Robert Bazan 說:「我們如果不能組織群眾,就贏不了這場硬仗。」現年 73 歲的他是前 KNU 主席 Mah Bazan 之子,現居美國;曾分別與 KNLA 和 DKBA 共事的他表示,希望未來克倫族人不會再分裂:「改變需要花很多時間,但是總有一天我們會站在克倫旗幟底下,因為我們身上流的是克倫族的血脈。」



Reverend Day Bert 牧師。(攝影:Simon Lewis)

Bert 表示,分裂的各個反抗團體愈團結,就愈能得到克倫族普羅大眾的的支持,因為他們並不信任中央政府,「政府一邊討論全國性停火協議,一邊派政府軍進入克倫族人的領域,使得族人對政府的信任愈來愈低」他指出,苗瓦底有超過 81 公頃的肥沃土地被政府軍據為己有。「停火的同時,怎麼可以派駐更多的軍隊?」

除了苗瓦底周遭駐軍增加以外,平民的人口組成也改變了。緬甸政府與軍方高層主要由信仰佛教的緬族人組成,近年來大量的緬族人湧入當地,顯示大部分的克倫族人並沒有因泰緬邊境的貿易量成長而受惠。1970 年開始就住在苗瓦底的 Bert 說:「過去這裡只有克倫族人,但現在許多緬族人在軍方的容許下來這裡賺錢。」

苗瓦底的「緬族化」進一步被郊區的一座佛塔建設突顯。鎮上的主要聯外道路旁,一個巨大的螺旋正在建造當中,面對著另一個巨大的金色佛塔。

然而 Bert 也常是擴大基督教信仰的觸及範圍,優美山丘上的 Hto Mae Wahkee 村正在建造一座新的浸信教堂,距離完工剩下五個月,「這裡風景優美,而且居民都是克倫族人,我們希望能傳遞福音。」

11 月的玉米採收季近在眼前,讓週遭的山丘被染成一片褐色,也讓當地農民愈加擔心戰火再度爆發。

教堂底下有個地窖,「等教堂完工,發生衝突的時候,居民就可以躲在這邊。」


原文報導:UCA News – Peace Falters in Myanmar’s Karen State

新聞編譯:王詩菱/TOPS 專案秘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